首页 文章分类

2019年末,那些来五湖四海的学生凭借一张车票搭上了归乡的车。驶过的重重山巅都在作别,群雁和秃树成为一道掠影,它们似乎有不舍它们还以为几十天后又会重逢它们不会想到这一眼便是大半年,彼时,群山的白裳早已换上青装。

一场猝不及防的疫情席卷整个大地,武汉以病态的模样暴露在我们面前。比疫情扩散更快的是互联网,在网络时代所有信息得到飞速传播资源得到飞速共享。新冠疫情通知一出确诊数据不断增长,14亿人民群众人心惶惶。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一场全人类共同协作的战争,这一次我们只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死神。在温室中滋养了太久的我们可能不会想到真的会有一幕如同电影那般在我们面前呈现,在灾难的面前我们都如此渺小,灾难这面镜子,折射出了人间百态......

口罩一时间成为炙手可热之品,便免不了洛阳纸贵的效应,原本几毛钱的口罩一时竟以五六块一个的价格售出,更甚者竟然使用不合格品滥竽充数,直教人痛心疾首。难道终究是各扫门前雪吗?为了及时控制疫情1月23日晚十时,武汉发布封城宣告,一时间这座繁华的都市万人空巷,安静些再安静些,我想抓住时间的脚踝替你讨回最初的样子。可总有人想把这份宁静打得支离破碎,他们驶着小汽车不辞而别...他们是只想回家,可当下如此,岂能擅自离城?难道我们只能各负各的轭,各赶各的路吗,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我笃信不是如此,命令既出,以钟南山为中心的各路白衣天使奔赴前线,那些可怕的数据并不是阻碍他们前进的拦路石,反而是召唤他们前进的警鸣笛,数以万计的逆行者开疆拓土,负重前行。防护服裹了一层又一层,以至于无法认出这幅容颜姓甚名谁,也换了一套又一套,以至于资源的严重匮乏,但他们依然坚守在这里,风雨不动安如山。武汉,我们的小热干面,在颠簸中千疮百孔,武大的瘦樱飘飘洒洒,似哀怨、似悲恸。不曾想过,这次我们能够攫取的恩典俯拾皆是,幕后有不停研发药物专业人员,幕前有不惧死神的医护者、日夜赶工的火神山建筑工人,还有那些愿尽绵薄之力的志愿者...

有人为了带给我们春天却永远地把自己留在了春天,他们用自己的微光撕破了暗夜的一角,经过万人的接力,让这个世界薪火不灭,温澜潮生。他们最后留下的名字显得那么的无力而又伟大,在之后的日子里熠熠生辉,我们无法忘怀他们的负出,无法释怀李医生的溘然长逝,自喃英雄不该落得如此地步,我们只能以无尽的敬意继续滋养着英雄们活在我们心中。这一次,人流不再拥挤,而我,似乎也找不你。蓝色口罩成为我们最后的救命网,我实在认不出大街上大同小异的蓝色面罩,这一次,蓝色褪却了苍穹的宏伟,蒙了一层忧郁和沉重。

国家之安危,青年一辈当担当。这次不问天下英雄,只问己心。听历史之凯歌,我族之辈岂有胆怯之徒,炎炎华夏铮铮铁骨,血脉传承的图腾注定了这个民族的成功。举国之力尽相倾,四海兄弟皆援助,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布衣之力,枯骨生肉。中国人民从来不会认输,君子不器,矢志不渝。

雪花落满冬季春天就来了,我们在等嫩绿吐新芽,枯枝生新意。车水马龙会回到街道,华灯初上也会照亮夜晚,武汉也会等来他翘首企足盼来的旅人,又能快意风流,那时的百废俱兴邀你并肩共赏。我相信,都会翻篇的。




文章评论